• 当这个世界趋于极度的疯狂和扭曲时,所有古怪就会失去新奇的光圈,它不会再生出任何先锋般的棱角.在众目下它变成最寻常不过;只能归咎于世界将我们变成病人,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毫无面目的抽象,身在其中,很多时候只能跟随它的脚步.如果有人想摆脱世界所赋予的那双鞋子,赤足去追寻自己所向往的目标,他就将承受过多的孤独和伤感.

♣ 展开底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