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medulla8-logs/34729275.html

    那城中有人唱歌。人們擠在一所老宅子裡席地而坐,頭仰得高高的,房梁上的紅色吊燈氳著光,三三兩兩散落在沙發同絲絨窗簾的柔軟邊廓周圍,那歌聲一板一眼,在失真的瞬間,你以為就是烏托邦。然後你穿過那道門,迎面撲來的滿大街的欲望卻又如此真實。

    今天又是昏昏沉沉,是Genii說的分不清時間的天氣。灰濛濛中夾點小雨,正是他喜歡的。但凡是這樣的天氣,我的情緒就會莫名地低沉,消極。Genii是好孩子。清秀,細心,上進。謝謝你這些天陪我聊天,說些七里八里的瑣事,很久沒跟別人說這些了。

    昨天讓重感冒的Tomato在我家過夜,還很白癡地說了些事情。原本以為那些會石沉海底,結果證明我還是沉不住氣,我終究是個白癡。還讓萬惡的感冒病毒侵襲了我,頭昏了一天。TMD..

    在一本書上看到,想要使自己不受困擾,只有不讓任何東西凌駕於自己的判斷之上。這么看來,我是永遠不可能不受困擾了,因為我本來就是個沒有判斷力的白癡。

    還是喝酒去吧孩子,爲了即將忘卻的紀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