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medulla8-logs/44434045.html

    Bus上看到一個戴大耳機清秀的男孩子,安靜地坐在角落。那是幾年前的歲月了。張揚地背彩色的大包,集體逃課爲了看長得像黃曉明的公交車司機。那麼的飛揚跋扈。時不時看到自詡另類的文藝小女生,哈哈,多像從前的自己,以為只要伸開手世界就屬於你。多年之後,發現你還是你,世界還是世界。我們總是陷入期待編制的幻想,帶著難以自恃的恐懼。

    那是關於走馬觀花的記憶。愛上一朵花,也就是拒絕別的花。一個人即使愛一切存在,仍必須為他的愛找到確定的目標,然後他的博愛之心才可能得到滿足。在那麼多的瞬間,你只是不知所措地原地站著,你的表面是假象的平靜,內心的掙扎卻不會破壞這份美感。與夢裡的瞬間並行,到底是因為迷失而掙扎還是因為掙扎而迷失。

    <WY>平日的你孤獨,舞臺上的你閃開孤獨,追光燈將你塑造成讓人膜拜的雕像。年親的心如呼吸一般強盛地跳動,來不及告知便綻放,慌亂瞬間的激動暗含著喜悅之情。關於那些紛紛擾擾,你們都學會避而不談,學會在其中沉淪。同時,你們迷失了,開始懷疑,開始喘息,開始碰撞。分離時的陣痛又凝結成冷漠,終究變成一場海市蜃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