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medulla8-logs/58121503.html

     

    小年夜。

    被才回來的老爸放鴿子。不記得從什麽時候開始,他的位置都是形同虛設,風一樣的就飄走了,只剩下幻影。但在此之前,我確確實實被他影響了不少。包括他的文采,他的書法,他的籃球,他的車技,還有他的高鼻樑;包括現在的字體;包括小時候對他近乎迷戀的崇拜,甚至只允許自己喜歡手臂上有斑點胎記的男孩子。或許,他沒有與之俱滅,只是暫時被我的意識屏蔽。

    但現在我還是拉住了你沒有斑點胎記的手臂。雖然不知道你能陪我走多遠,“來來來,跟我走,心無雜念,勇往直前。”

    吳雨霏的歌詞串。聊作打趣。

    “Here We Are”。 當初對你“偏愛”,“句句我愛你”。你“貪心念舊”,我“長不大”又“逼得太緊”,才會造成“戀愛疲勞”。在“最後一秒”分別于“天橋交匯處”,你說“愛是最大的權利”,“愛過一場”勝過一切,我“明知做戲”,也一定“分手要狠”,“劇情需要”我說“不如不愛”,成全你的“愛德華時代”。當“愛你變成恨你”,我們“各行各路”。我不是“Lady K”,你只是我的“Mr. Sorry”。

    PS: 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長得像你,Bitch。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