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medulla8-logs/65488120.html

      James Joyce《阿拉比》随笔

     转自http://www.debuluo.com/space-389785-do-blog-id-111978.html

     

    Little Boy

    我看见躲在阴影里的你。你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站在门阶上的她。灯光勾勒下她曼妙的身姿,她脸颊边不停晃动的柔软的发丝。你知道她是曼根的姐姐,可你只是远远地凝望,始终不敢上前,哪怕只是一小步。

    我看见躲在百叶窗后紧张不已的你。小心翼翼张望着的你,在看见她走出家门后,心也跟着欢跳起来。你静静地跟在她的棕色背影后,等到了得分开的岔路口,你便故意加快脚步,从她身边走过,远远地超过她。一个又一个早晨,你都这样子走过。你不敢和她主动打招呼,你甚至不敢回头看看她,你只能用这种连你自己也觉得愚蠢的方式来引起她哪怕一点点注意。

     我看见闹市中茫然独立的你。嘈杂花哨的市场中,你脑海中却都是她的名字。你说你像一架竖琴,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就像不经意划过琴弦的手指。你的双眼常常因为她而热泪盈眶,可是连你也说不出为什么。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她说上话,你只是如此迷恋她,不顾将来,不顾一切。

    我看见靠在门栏边的你。她站在你身边,嗬,你终于和她说话了。她跟你说起阿拉比。那可真是个很棒的集市啊。她开心的笑了,一圈又一圈地转动着她手上的银链子。你似乎不紧张了,只是呆呆地望着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房门对面的路灯映照出她白皙脖颈的曲线,照亮了她垂落在脖子上的秀发,照亮了她搁在栏杆上的手。灯光洒落在她裙子的一边,正照在衬裙的白色镶边上。你怔怔的看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喃喃说了些什么。你只知道你想要去阿拉比,要尽快去,你只知道你要想要给她带好东西,你只知道你想要她再灿烂的笑,就和现在一样。

    我看见焦急等待烦躁不安的你。你的叔叔答应你去阿拉比,他说等他回来就给你足够的钱让你去。于是,一整天,从学校到家里,你都没有停止过计算时间。你焦急的等待叔叔回家,可是一次次的失望让你烦闷郁结。你爬上楼梯,走到房子的上半截。你唱着歌,从一间房串到另一间房。你把头抵在冰凉的玻璃窗上,遥望她居住的那所昏暗的宅院。你的脑海里满是那天晚上灯光下那个身着褐衫的身影。阿拉比,阿拉比,那声音在心底不休止的召唤你。可是,你第一次感到如此无能为力,只能在屋内烦躁的走来走去。

    我看见列车里孤单瘦小的你。很晚的时候,你的叔叔终于回来了。你拿了钱,不想听他的唠叨,匆匆地走出了家。你穿过熙熙攘攘的白金汉大街,朝车站大步走去。热闹的大街,拥挤的人群,耀眼闪亮的汽车车灯,一瞬间,你有些迷茫了,你突然想不起这趟旅行的目的。而寂寥的车厢里,你始终是一人。

    我看见站在阿拉比昏暗大厅中央的你。十点差十分的时候,你终于到达了一幢高大的建筑物前,你怔怔地盯着上边那具有魔力的名字—阿拉比。紧接着,穿过一个旋转栅门,满心欢喜的你却被里面的昏暗和静谧惊住了。这里大多数的摊位都已经收摊了,厅里大部分地方都处在黑暗之中。你意识到一种静默,就像礼拜结束后教堂里充溢的那种静默。你怯怯地走到一个摊位前,细细的瞧着那些陶瓷花瓶和雕花茶具。女摊主对你很不殷勤,她忙着和她身边俩位绅士调侃着一些你听不大明白的话。再然后,你听到一个声音喊着,要灭灯了,灭灯了!你心里咯噔了一下。你的头顶是一大片静默的 黑暗。

    抬头凝望黑暗的你,眼中燃烧着痛苦和愤怒。

    是的,你愤怒。你心中天堂一般美好的阿拉比竟是这样昏暗,污浊,令人失望。

    是啊,你痛苦。你甚至觉得你心中那圣洁美好的爱情也只是一场愚蠢的受虚荣驱使和愚弄的游戏。

    可是,little boy。不要伤心,不要失望,不要痛苦,不要愤怒。

    每一个善良美好的小男孩,和你一样在心中都曾有过一个曼根的姐姐,和你一样都曾单纯迷恋过她,和你一样都曾经历过这迷恋中的痛苦和美好。这是人生中的最初的爱的体验,无论结局是否美好,它都是唯一的专属于你一人的一份独一无二的记忆。

    还记得那个雨夜吗?你一个人呆在后院那间空荡荡的小屋子里。透过窗户,你远远望着那模糊的亮着的灯光在雨中闪烁不停。窗外细密而连绵不断的雨水像针尖一样浸透着地面,敲打着你的窗户。你感觉所有的知觉都要溜掉了,你的脑子里都是想象的刻画的她的身影。你紧紧地合起双掌,两只手都颤抖了,你喃喃的说:哦,爱,哦,爱。你说了好多次,你不想停止。

    可是,你知道吗?这就是爱啊。无声无息深入心田的最单纯美好的爱。

    Little boy 你是幸福的。

     

    分享到: